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冉云飞博客:匪话连篇

工作邮箱tufeiran@gmail.com

 
 
 
 
 
 

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四川和重庆》历史部分三则  

2013-10-14 16:35:55 阅读9793 评论0 142013/10 Oct14

 

 冉按:全球闻名的旅行圣经“孤独星球lonelyplanet”,其《四川和重庆》的历史部分第一版由我撰写,共十五则,万多字。《四川和重庆》第二版的历史部分亦由我撰写,增加了三则,此为第一次公开。特在敝博公布,以飨读者。以前的十五则见此lonely planet《四川和重庆》(历史部分一)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50039   lonly planet《四川和重庆》(历史部分之二) 

作者  | 2013-10-14 16:35:55 | 阅读(979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厦门签售会演讲选  

2013-9-17 13:23:12 阅读16199 评论25 172013/09 Sept17

冉按:这是今年五月份在厦门不在书店的签售演讲节选,现新鲜整理出来并公布于此,请各位朋友欣赏批评。2013年9月17日于成都 

 

 

我今天随便举几课(见《厦门演讲节选:我课小孩的部分古文),你们想一想古文有不有趣?古人是不是活物?古人有没有七情六欲?古人有没有日常生活乃至困厄之下的快乐?绝对有。但是我们的古人,被今天很多人给搞死了,很多人不喜欢这些,不欣赏。那是因为教材选的太差,教的人不行。我教我孩子古诗的时候,比如我教《大林寺桃花》,白居易的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三月初我会带她到成都平原的龙泉驿看桃花,看桃花的时候我会顺便跟她说这首诗。四月份我会带她到成都花水湾

作者  | 2013-9-17 13:23:12 | 阅读(16199) |评论(25) | 阅读全文>>

2013年新版《酉阳县志》跋  

2013-9-6 9:36:18 阅读12156 评论8 62013/09 Sept6

 

 

包括县志在内的地方志,是中国独有的文化产品。文化地理学者陈正祥在《中国文化地理》一书里论述“方志的地理学价值”时曾说:“方志或称地方志,是中国文化的一项特殊结晶,在别的国家似乎找不到相同的东西。在某些方面方志虽有点像欧美国家的区域研究(regional study),但也并非完全相同”(三联书店1983年版P23)。此一说法非常有道理,因为区域研究格于体例及研究内容之局限,不可能像方志那样细大不捐,大到历史沿革,小到方言土语,尽情网搜。作为对会通之通史,析代之断代史的绝好补充,方志与以上二者形成了中国历史研究的“金三角”。要在纷繁复杂、错综乖谬的史料里研究历史,就像确定飞机的准确位置,除了经度、纬度外还需要飞行高度一样,才能清楚无遗。

作者  | 2013-9-6 9:36:18 | 阅读(12156) |评论(8) | 阅读全文>>

物理学家撰写的文学史  

2013-7-16 8:36:37 阅读9560 评论15 162013/07 July16

 

 

物理学家而写文学史,在中国目下这种非常工具主义的应试教育之下,你会视为不可能的“天方夜谭”。可这在民国乃至清末,却并不鲜见,如物理学家丁西林写有不少戏剧、地质学家丁文江写不错的政论和游记等。大名鼎鼎的军事专家蒋百里与学者梁启超一同赴欧洲考察,蒋著《欧洲文艺复兴史》一书后,请梁为其序,梁的序最终写成了《清代学术概论》一书以应。这说明社会分工并没有让大家各自抱残守阙,而株守知识的一隅,而是在知识的海洋里联动遨游。更有进者,民国有名的法学家吴经熊先生,别说在法学上的贡献有目共睹,单是他一小册《唐诗四季》,其对唐代诗歌的细部理解和整体把握,可以让许多专门吃文学研究这碗饭的人歇菜。王维诗中的韵味和灵魂,阐释者何止万千,但均没有吴经熊先生说王维“有一颗天蓝色的心”来得更加令人震撼,正点而到位。

作者  | 2013-7-16 8:36:37 | 阅读(9560) |评论(15) | 阅读全文>>

谁也不怕谁的社会  

2013-7-3 8:19:36 阅读10728 评论71 32013/07 July3

  冉按:这本是应《格言》杂志所写的文章,看来稍有出格就无法在传统传媒发表,只有独家发表在此了。传统传媒过度的自我审查,实在是它们与新媒体竞争的软肋,短时期内这在中国是无法解决的事。当然或许是我的文章未符合他们“光脚的要怕穿鞋的”之主旨,故未被杂志采纳亦未可知。老实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和“光脚的要怕穿鞋的”,都有不能自洽的逻辑漏洞,但后者比前者更有逻辑漏洞。我不喜欢玩谁怕谁的游戏,我只喜欢一个谁也不怕谁的社会。2013年7月3日上午于成都

 

我曾在拙著《像唐诗一样生活》第一版的序言里说“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朝代,好比你作谁家的子女,由不得自己。等你知道是谁家的子女时,已经无法选择。因此选择你愿

作者  | 2013-7-3 8:19:36 | 阅读(10728) |评论(71) | 阅读全文>>

厦门演讲节选:我课小孩的部分古文  

2013-6-27 15:09:12 阅读38856 评论130 272013/06 June27

 

 

冉按:这是五月十一日在厦门不在书店所做的一个演讲的节选,有三千多字,只是演讲的六分之一(含答读者提问部分)。到时大家要看全本请稍待,整理毕后再说。在此感谢不在书店、谢泳、陈堃、海仔诸兄。很多朋友关心我编的《古诗文初步》教材的编写进度,先用这三千字,稍微透露一点编纂的信息。但具体编辑除了会附上怎么讲古诗文外,还会设立许多个单元来处理立体教学、教和学者的参考书、为何如此选本文、在何时何地教等,有比较详细的可操作性参考设计。总之,详细的编纂,可能会从今年冬天开始,请朋友们提出批评意见。2013年6月27日于成都

作者  | 2013-6-27 15:09:12 | 阅读(38856) |评论(130) | 阅读全文>>

史学家周一良的岳父  

2013-6-17 8:45:35 阅读7484 评论9 172013/06 June17

史学家周一良的岳父 - 冉云飞 - 冉云飞博客:匪话连篇
此为史学家周一良岳父邓镕荣中丁酉科(1897年)拔贡考卷之红印本书影。 

 

周一良先生在史学特别是魏恶南北朝史的研究上,比较有成就。这些成就多是在1949年以前,和1979年以后取得的。明眼人一看就有疑惑,那么他1949年至1979年这三十年在干什么呢?自然他也没闲着。举其大者,比如奉命批判老师辈的胡适先生,在文革后期参加“梁效(两校)写作组”等。这三十年间所做的事,虽然说不上有什么成就,但名声并没有减少,特别是参加“梁效写作组”影响深远,这些事在周一良所著的《毕竟是书生》和《钻石婚杂忆》里都有记载,大家可以自己找来看。周先生的史学成就和其中所蕴含的奥义,自然有许多人愿意去发覆。本着“不贤识其小”的古训,今天我来八卦一下周先生的岳父。之所以名之曰八卦,不是说我关于周先生岳父的事,充斥着风花雪月,史料没有来历,而是说人人都有了解名人未知家乘的癖好,而许多人又不知周先生的岳父为谁。

作者  | 2013-6-17 8:45:35 | 阅读(7484) |评论(9) | 阅读全文>>

放他们到光明的地方去:读冉云飞《给你爱的人以自由》  

2013-6-12 9:04:16 阅读8091 评论8 122013/06 June12

冉按:这是孟庆德兄对拙作的一个评论,这个评论的核心他用鲁迅的话来表达,其实也是我在书中所表达的一个核心主题:父母真正爱自己的孩子,不仅要给他以自由。而且在面对不自由的社会时,我们要努力不把不自由的生活,无条件地传递给孩子。意即我们要为自由而努力奋斗,才是真正骨子里面在爱孩子。欢迎有兴趣的朋友们看看。关于教育的话题,关于子女的话题,可谓说不完的道不尽。想起自己的孩子,想起自己做父母一场,就不免想起弗罗伊德那令人伤感的事实:“即便是最完美的父母,孩子也有数不清的创伤。”为人父母者,岂不勉之慎之?2013年6月12日端午节于成都

 

作者  | 2013-6-12 9:04:16 | 阅读(8091) |评论(8) | 阅读全文>>

你爸为何上梁山?  

2013-5-29 12:04:03 阅读2907 评论5 292013/05 May29

你爸为何上梁山? - 冉云飞 - 冉云飞博客:匪话连篇
  

 

我非常不喜欢给他人贴标签,也不喜欢被别人标签化。因为被标签化,固然可以让你觉得有点成就感,如著名五毛或者公公知识分子,但其间把人扁平化的看待,足够让你觉得此生不仅是失败的,而且有点灰头土脑。这话怎讲呢?你的人生活得像根直直的大葱乃至铁棒,一根筋地一点弯都不拐,那真是红拂夜奔,鸳鸯罗帐,浪里白条,直杀主题。也未免不够曲里拐弯,疾徐有致,享受人生百态。

 

我知道公共言说领地,要尽量理性且有逻辑,平和达意,因为事关大家的权利,那不是闹着玩的。而私人菜地,可以任着自己的性子胡来,种瓜下豆,都是各人拿捏的事。至于你说我的是东陵瓜,还是碧玉的破瓜,那当然是你的事,与我无涉。因为休谟老头说过,趣味是如此地无争辩。我不想在公共言说领域里过于滥用比喻,点

作者  | 2013-5-29 12:04:03 | 阅读(2907) |评论(5) | 阅读全文>>

穿过我一生的青春之歌  

2013-5-27 14:54:10 阅读5930 评论26 272013/05 May27

 

 

                         一:我被击中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一生美好的回忆,但在身体和心灵都处于成长状态下的青少年时期,最容易给人带来与其他时期不同的记忆。因为青春多愁善感、敏锐细腻、叛逆冲动。强烈的压抑与不解人生苦难的强说愁,齐聚一身,搅和得无处发泄的热血,需要找一个有表达力的出口,而音乐无疑最能拨动青少年美妙的情弦。

 

你的青春期遇着什么样的音乐,那是由不得自己的,因为你诞生在什么样的年代,那也是件偶然的事。小时让我上心的音乐是母亲教我的山歌、盘歌、扯谎歌,其质朴天然,在我个人的精神领域里无与伦比。换言之,我虽然出生于文革时期,但因为地处穷乡僻壤,故并未及早听到那些毫不讲理、撕声力竭、充满仇恨的歌曲,虽然上学后难免学了些,但从不觉得好听(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更不入心。当我上高中第一次到县城的时候,却意外地听到了邓丽君这样很舒软温馨的歌,如《甜蜜蜜》、《当我想你的时候》等,对于发育和骚动的青春来说,来得正是时候,熨贴巴适。

作者  | 2013-5-27 14:54:10 | 阅读(5930) |评论(2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四川省 成都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本博尝试用中正平和的态度说负责任的话,并且不删除任何跟帖,请诸君自己为所说的话负责。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