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冉云飞博客:匪话连篇

工作邮箱tufeiran@g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尝试用中正平和的态度说负责任的话,并且不删除任何跟帖,请诸君自己为所说的话负责。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谁也不怕谁的社会   

2013-07-03 08:1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冉按:这本是应《格言》杂志所写的文章,看来稍有出格就无法在传统传媒发表,只有独家发表在此了。传统传媒过度的自我审查,实在是它们与新媒体竞争的软肋,短时期内这在中国是无法解决的事。当然或许是我的文章未符合他们“光脚的要怕穿鞋的”之主旨,故未被杂志采纳亦未可知。老实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和“光脚的要怕穿鞋的”,都有不能自洽的逻辑漏洞,但后者比前者更有逻辑漏洞。我不喜欢玩谁怕谁的游戏,我只喜欢一个谁也不怕谁的社会。2013年7月3日上午于成都

 

我曾在拙著《像唐诗一样生活》第一版的序言里说“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朝代,好比你作谁家的子女,由不得自己。等你知道是谁家的子女时,已经无法选择。因此选择你愿意生活的朝代,只是臆想的游戏。把戏虚妄,但也不乏臆想者。英国史学家汤因比喜欢生活在九世纪唐代的新疆北部,而写了《蒙元入侵前夜中国日常生活》的法国汉学家谢和耐则愿投生在九百多年前的南宋临安城。汤因比的理由不明,不好妄揣;而谢和耐说他喜欢南宋临安日常生活的细节,看来他是把学问做到了热爱的程度,这也是西人,尤其是法国人不少史学著作有趣好看的原因吧。”

 

为什么玩起生活在什么时代的把戏来了呢?那是因为《格言》杂志的编辑朋友叫我写一篇名为《光脚的要怕穿鞋的》的文章。看来朋友们都知道我爱唱反经、乐于翻案、常逆众意,于是想让我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个耳熟能详的谚语,像糖炒板栗一样,轻松将其颠倒过来,还保持香、脆、甜的品质,老实说还是很有难度的。曾经有伟大的口号叫做:无产阶级失去的是整个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这简直是比“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要厉害一百次方的顶级口号和政治商业广告。但问题在于,以我们的历史经验和现实了解来看,无产阶级恐怕既没失去锁链,也没得到什么整个世界,而是被一些打着无产阶级旗号的人给盗用了。用四川话说,这叫猫翻甑子替狗做,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特此也,不仅这样的把戏重复上演,而且像踢足球的帽子戏法一样,并不罕见。换言之,吃了N堑的人群,也并不长一寸的智,倒是长了无数智齿,痛得死去活来,但终究没有看到一丁点智慧的到来。

 

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看,一无所有的光脚汉,当然不怕去破坏去抢夺,因为手中的确一无所有。但现代社会却也使光脚汉遭遇了空前的阻力,在一个正常而健康的社会,人们比任何时候都能成群结队地抵抗光脚汉的骚扰与打劫。而且更为直接的说法是,一个社会正常且健康的话,那么光脚汉,也能得相应的照料。因为政府应该为在市场经济中的失意者,提供相关的福利支持,这是政府和国家正当性的基础。但问题在于一个社会若是不健康不正常,光脚汉比较多,那就是件麻烦的事。光脚汉既多,穿鞋子的人鞋子来得不正当,那就难免要出机器。这时候,不正当穿上鞋子的人不仅要请笔杆子宣传其鞋子来得如何的正当,而且下令对破坏他们所穿之鞋的光脚汉,抓起来乃至枪毙了事,没有任何对弱者的补充措施,这就是对文明规则的违犯。不管那规则是否得到了光脚汉的许可,只要是穿鞋者自己制定了就成,光脚汉的主要任务是遵守,这样的霸王“合同”迟早出事。

 

如果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有其现实逻辑推衍的话。那么在我看来,“光脚的应怕穿鞋的”,不仅是个悖论,而且不幸可能还是个伪命题。社会不公平,那么陈水总虽然表面上怕穿鞋的,但他会采取另外一种方式来报复这种不公平。虽然受伤的并非总是穿鞋的,但他用自毁和恐怖袭击的方式击穿了一个由穿皮鞋者制定的游戏规则,所笼罩着的生存假相和道德幻觉。怕与不怕只是一个利益需要的转换,以及由游戏规则是否公平所带来的相应的遵守。著名伦理学家罗尔斯说得好:“对于社会制度来说,正义是首要的善,就像对任何思想体系来说,真实是首要的善一样。正义是一切其他社会之善的基础。”每个社会都既有光脚的,亦有穿鞋的,关键是如何维系二者之间的动态平衡,得仰赖见诸事实和实际的正义,而非抽象的被宣传的正义,恐怕是大家所遵守的游戏规则的核心。没有这一点,无论光脚的如何装着怕穿鞋的,那都是不到鱼死网破前的短暂沉默,轰然爆发时总是带来惊天动地的惨烈。

 

如果能不分贫富、职业、种族等,所有人的正当权益都能得到保护,那么就应该是个谁也不怕谁的社会和时代。我既不想谁怕我,我也不想怕谁,不管我是穿鞋的还是光脚的。只要社会阶层有正常的流动空间,无论是上升还是下降,都只基于大家遵守的游戏规则和自己的才具,那么我想光脚的也不会憎眼那些穿鞋的人,更说不上惧怕。我今天光脚,并不表明我明天不能穿上皮鞋;而且你今穿上皮鞋,也不表明你以后就永远不会光脚。何况穿鞋的和光脚的,在人格上是平等,哪怕我是光脚汉,也何惧之有?所以我愿意生在一个谁也不怕谁的时代和社会里。

 

2013年6月27至28日于成都

 

  评论这张
 
阅读(11232)|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